温故|硬木家具“变”的宫灯,你见过吗?

2020/4/2 13:33:24 来源 | admin

返回列表
导读
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北京的胡同、大院里设有废品收购站,人们隔三差五将平时积攒的废品拾掇出来,拿到收购站换回几毛钱。报纸、剩骨头、牙膏皮……都能换钱。
新中国刚成立时,百废待兴。国家号召人们正确看待废品,因为有些“破烂儿”可以回收再利用,支持工农业生产。

那时候,北京成立了废品公司,下设废品收购站和代购点。这是一支规模庞大的废品回收队伍,工作人员遍布城区郊外、大街小巷,他们负责网罗全市五花八门的废弃物资,包括破铜烂铁、碎布条、废玻璃等。回收到的废弃物资,绝大部分卖给有关生产部门,进行再生产,制造成铁铣、棉毯和酒瓶等产品。

据本报1957年3月16日1版《本市广泛收购废弃物资》报道,这些废弃物资帮助了本市许多工厂、手工业生产合作社适当地解决了原料不足的困难。1956年,本市30多个金属生产合作社利用1万多吨烂铁代替新铁板进行生产,度过了停工待料的危机。由于废料价格便宜,产品成本大大降低。制毡生产合作社利用废毛和油毡下料代替新毛做出一批帐篷,成本降低22%。南苑区几个木器生产合作社,用几分钱1斤买进的碎木头,做出了结实、美观的家具,挺受顾客欢迎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xwxq_img.jpg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新中国刚成立时,百废待兴。国家号召人们正确看待废品,因为有些“破烂儿”可以回收再利用,支持工农业生产。

那时候,北京成立了废品公司,下设废品收购站和代购点。这是一支规模庞大的废品回收队伍,工作人员遍布城区郊外、大街小巷,他们负责网罗全市五花八门的废弃物资,包括破铜烂铁、碎布条、废玻璃等。回收到的废弃物资,绝大部分卖给有关生产部门,进行再生产,制造成铁铣、棉毯和酒瓶等产品。

据本报1957年3月16日1版《本市广泛收购废弃物资》报道,这些废弃物资帮助了本市许多工厂、手工业生产合作社适当地解决了原料不足的困难。1956年,本市30多个金属生产合作社利用1万多吨烂铁代替新铁板进行生产,度过了停工待料的危机。由于废料价格便宜,产品成本大大降低。制毡生产合作社利用废毛和油毡下料代替新毛做出一批帐篷,成本降低22%。南苑区几个木器生产合作社,用几分钱1斤买进的碎木头,做出了结实、美观的家具,挺受顾客欢迎。